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淫妻的極限第一章

淫妻的極限第一章

第一章 瑩兒和我

「第一集」

  我和瑩兒從高中開始就沒有分開過,從高中到大學,考研,工作,求婚,結

婚,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外人眼裡我們是金童玉女,身邊那些年的班對兒,多年

的情侶,分分合合,向我們這樣從16,7歲開始戀愛一直走到婚姻的真的是鳳

毛麟角。瑩兒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生命的組成部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的感

情已經漸漸轉變成一種包含愛情和親情的複雜感情,一種如果失去對方就像失去

自己一半身體的感覺。

  瑩兒走進我的生活是在上高二的時候,從省城搬到北京讀高中,寄住在她姑

姑家,恰巧是我們家對門的鄰居。現在已經記不太清我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了,

我一直隱約感覺自己當年是犯了方鴻漸式的錯誤,中了她的套兒。瑩兒每次提起

這事兒總免不了要發脾氣,多年後我們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後,瑩兒對我

說過,她當年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就知道我們是「一路人」,感覺有點兒像暮光

之城裡狼族的命定,我只能苦笑……

  瑩兒是個聰明淘喜的女孩,我們交往不久就已經被我父母內定成兒媳了,現

在想想我父母也夠前衛的,學校老師都拿我們沒辦法。以至到她姑姑家移民後,

瑩兒順理成章的住到了我家,母親認為她常年跟隨在父親身邊飛來飛去,把瑩兒

留在我們家也好有人照顧我,我只能再次苦笑……

  每次父母不在的時候,我們就成了名正言順的夫妻,可以隨時做愛做的事,

當一件事被反覆做後,人的心理就會慢慢接受它認為它是正常的,這個道理後來

在瑩兒身上也無數次被驗證。同樣的,對於一個17,8歲的女孩的矜持,這個

道理同樣成立。

  現在回想不知道我們是應該感謝這種環境還是應該把一切怪罪於這個環境,

經過一段沒有節制的縱慾後我們對做愛的興趣,或者說我對做愛的興趣已經沒有

那麼強烈了,這對於一對20歲的情侶是件很可悲的事情,我們讓這種本該發生

在30幾歲的的婚姻倦怠期提前了10年發生。

  這時我們上大2,也是日本愛情動作片在中關村大街小巷風行的年代,我又

找到了靈感的源泉,對於A片我從不挑食,但就像吃菜一樣口味卻變得越來越重

我期待那些A片裡的情景能夠出現在我的生活裡……出現在我和瑩兒之間。可笑

的是,我從始至終都沒有對別的女人產生過興趣,也許瑩兒說的命定是存在的…

  我和瑩兒的學校一個在城北一個在城東,只有週末才會家裡聚一聚,每週六

晚一成不變的公式化的做愛已經變成了雞肋,我們好像漸漸失去了唯一聯繫我們

的東西,我們的第一次危機,終於在一個週末爆發了……看到瑩兒默默的流淚,

我拿下耳機跳出CS,我感覺到有些事情已經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境地了。

  「我知道我們出問題了,你……對我還有感情嗎?」瑩兒擡起頭看著我說。

  「當然,你這還用問嗎?」我低著頭,手裡玩著zippo。

  「那你現在過來-操-我!」我被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下了一跳,這是我

第一次從瑩兒口中聽到髒話,根本不知道這話該怎麼往下接。

  只見瑩兒背對著我慢慢把一件身的睡衣拉到了腳下,這是很長一段時間裡我

頭一次凝視她的裸體,瑩兒不高但比例堪稱完美,濕潤的披肩發下粉嫩的皮膚,

微翹的臀部曲線,細長的小腿和白淨的嫩足,還有一陣陣皮膚散發出來的沐浴露

的香氣,可悲的是,這居然提不起我任何的性趣,我當時甚至有點兒懷疑自己的

性取向,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我找理由搪塞的話,我們兩個就結束了,做愛是

我們所剩不多的交流方式了。

  我走過去從後面緊緊抱住了她,我能感覺到她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手

臂上……我回手關上了房間的燈。

  「把燈打開吧。」瑩兒說:「我想看到你的臉。」

  那一次我看到一個深愛我的女孩留著淚騎在我身上努力取悅我的樣子,但那

時我不知道我還能給她什麼。一切又公式化得結束了,我得到了生理上的滿足,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能減少瑩兒的些許不安,我照常把她摟在懷裡,等著她睡去。

  「早上我媽給我打了電話。」瑩兒一邊說一邊背對著我蜷成一團,「我繼父

死了。」

  瑩兒很少和我談及她的家庭,我只知道她媽媽在她12,3歲時帶著她改嫁

到省城,後來她來北京讀書就很少回去了。

  「我媽讓我回去一趟,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嗎?」

  「嗯。」我心疼的把她抱得更緊了。

  「我有很多事兒沒有告訴過你,本來也打算永遠不告訴你的,但是我已經沒

有家了,如果老公你也不要我了,我不知道我還要怎麼過下去……我知道也許我

告訴你我的過去,你可能只會可憐我,但哪怕是你不愛我了,只是可憐我,只要

你還陪在我身邊我就足夠了……」瑩兒說完哭得更厲害了。

  我親吻著她的長髮安慰她說:「老婆,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麼會不要你了

呢?」

  瑩兒翻過身緊緊抱住我,告訴了我一段她的過去。

  (正如大家期盼的那樣)她的繼父是個變態,瑩兒在她媽改嫁後的第一年裡

就被她繼父侵犯了,雖然我自認也不是什麼好人但這種對幼女下手的人渣我連鞭

屍的心都有。更可悲的是,她的母親知道後選擇了沈默,甚至有幾次撞到她繼父

在猥褻瑩兒,她母親竟然默默的離開了,這種畸形的關係一直持續到瑩兒考上北

京的高中離開那個小省城。

  雖然瑩兒強調她的繼父沒有實際上構成強姦,因為他雞巴根本硬不起來(陽

痿)但我知道這種事對女孩子的心理創面有多大。受到這種創傷的女孩本該厭惡

這種事,我那時才明白瑩兒是一直抱著怎樣的心結在和我做愛,但我當時卻還沒

有意識到這段經歷對瑩兒的性觀念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現在想想到那時為止,雖然和瑩兒做了不下上百次,但瑩兒也許從沒從我這

裡得到過高潮,甚至她可能還假裝了很多次高潮,為了滿足我的心理需求。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第一次做的時候,瑩兒下面沒出血,雖然我不是個有

處女情結的人(其實恰恰相反,呵呵)但這一直是我的一個心結,因為我覺得她

一直有事兒瞞著我。

  「老婆,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你想甩都甩不掉我。」我憐惜地看著眼睛

已經哭腫了瑩兒說。

  漸漸的哭聲小了,瑩兒慢慢把右手伸到了身下,握住了我的那話兒慢慢套弄

起來。

  (我操,還來啊)我心想,可我又不想拒絕傷了她的心,我知道她想用這種

方式報答我。我從小澤圓到川島和津實把日本愛情動作片裡的女憂按字母順序幻

想了個遍,但那話兒實在是不爭氣啊……這時那個變態那老男人的身影一下子不

知怎麼進入我的腦海,我被自己嚇了一跳,腦海中想著他在瑩兒她母親面前把骯

髒的手指插入瑩兒的陰道,同時大力的吸潤著她早熟的奶子,用牙輕咬著她的奶

頭,瑩兒發出幾聲低沈的哀叫,用求助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媽媽,但卻被下身一陣

一陣的快感弄的頭昏腦脹……

  「爽不爽,小騷貨,告訴你媽媽。」老男人一邊用食指和中指抽查著瑩兒的

陰道,一邊用拇指沾著她的淫水輕揉著她的陰蒂。

  瑩兒留著淚搖頭,矛盾的心理及希望母親把自己救走又希望這身下的刺激可

以把自己帶入下一個高潮。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老男人一巴掌把瑩兒的半邊臉閃出了五個指印,

要不是身下插著手指,巨大的衝擊力差點把她從床上扇下去,「說!你tm到底

爽不爽!」

  瑩兒淚如雨下,大聲說:「你……你別打我,我說……爽!」

  「啪!」又是一巴掌,瑩兒半邊臉都快腫起來了,「大聲說,轉過去,對著

你媽說!」

  瑩兒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已經流成了河,她急忙把臉轉向她母親:「爽,媽,

我爽!」

  「你這個老騷貨生的小騷貨,和你媽一樣都是個欠操的破鞋,你看看你著水

流的,比我玩兒過的所有雞都多,告訴你媽,是你騷還是縣城裡的雞騷?」

  瑩兒這回學乖了,邊哭邊對她母親大聲說:「我騷,我騷,我比縣城裡的雞

都騷……啊……我快不行了……媽……我……我快來了!」

  想到這裡,我竟然無恥的硬了……

  瑩兒卻錯以為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俯下身翹起渾圓的屁股,把我雞巴正

根含到了嘴裡,那是我第一次被口交,之前瑩兒是打死也不願做的。

  與此同時,我罪惡的幻想還在繼續著。

  瑩兒的下面已經被老男人的指頭插出了白漿,呼吸的頻率也和抽查保持一致

了,大腿的肌肉也開始了不規則的抖動,這一切表示瑩兒的高潮要到了,這時老

男人抽出了手指,一腳把她踹倒在床上,瑩兒一聲尖叫後只留下了失去抽查衝擊

的空虛和高潮邊緣的不滿足感。

  老男人擺了擺手對瑩兒她母親說到:「老婊子,過來,給你這騷貨閨女演示

演示,什麼樣才叫做下賤的破鞋!」

  瑩兒她母親面無表情,脫掉了全身的衣服,走到床邊。她是個標準的35,

6歲的少婦,也是個美人胚子,瑩兒得到了她全部最好的遺傳,雖然小腹稍稍隆

起,乳房也不再堅挺,但是皮膚依然光滑富有彈性,更不一樣的是從她的小腹到

陰部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天生的白虎。

  老男人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拉到身邊,「過來,老婊子,先嘗嘗你閨女

的騷水!」,然後一把把沾滿瑩兒白漿的右手插到了她母親嘴裡。

 瑩兒趴在一邊靜靜地看著她的母親一點一點把沾滿在她繼父手指上的自己的

  淫水舔淨,自己下身又漸漸湧出了一縷清流。

  老東西冷笑著看著慾求不滿的瑩兒,對她母親說:「別舔了,都tm舔光了

還tmd舔,喜歡吃你閨女的淫水吧,去,到那邊吃新鮮的去!」,隨即一把把

她的頭按到了瑩兒身下。

  瑩兒進退兩難,對於這種極度違反人倫道德的事情本能的排斥卻壓抑不住下

身巨大的空虛感,下意識的把臀部往上翹去。

  老男人猥褻地笑道:「小婊子,想爽啊?想爽你得求老婊子,對不對,孩子

她媽?」老東西刻意強調後面那個字來羞辱他們母女。

  瑩兒的意識已經完全被這變態的情景擊毀了,竟然恬不知恥的在母親面前扭

動著水蛇腰說到:「媽,郎叔說,讓我求你才給我爽,媽,我難受,你幫幫我好

不好?」

  瑩兒母親回頭看了看老男人,老男人往前嘟了嘟嘴示意她繼續,她母親回過

身來一口把瑩兒整個陰唇含到了嘴裡,伸出舌頭把瑩兒從小腹到肛門之間的淫水

全部一絲不剩的舔拭乾淨,時不時還發出吱吱的吸潤聲把瑩兒新流出來的淫水也

吸了個一乾二淨。

  「啊……媽……媽……你吸得太用力了,我受不了了……」

  「吸我上面,再上面點兒……對……就是那裡……我要不行了……媽……我

要來了……啊……」

  這時在一邊的老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褲衩拖到了一邊,露出一攤髒兮兮的

軟雞巴,「小騷貨,爽了吧,來,給你也加點兒餐,給我洗洗雞巴!」,說著他

蹲在了瑩兒臉上,把惡臭的雞巴放到了瑩兒面前。

  瑩兒差點兒窒息過去,這沾滿汙垢的雞巴少說也得有一個禮拜沒洗過了。但

這對於高潮邊緣的瑩兒卻變成了強力的催情劑,越是噁心變態的事物越能激起她

底層的原始慾望,於是瑩兒慢慢張開了小嘴,把正根雞巴帶陰囊都含了進去(反

正也硬不了)只見她腮幫子鼓鼓的像是在漱口,髒雞巴和睪丸在瑩兒嘴裡遊走,

一股一股的惡臭差點讓瑩兒昏過去,但同時下身卻又排出一灘一攤的淫水,再被

她母親吸食乾淨。

  這是個多麼淫靡的畫面啊,我恍然醒悟,原來這才是我想要的……

  看著身下努力吞吐我雞巴的瑩兒,我一瀉如柱。

上一篇:【姐姐和我狂淫的一天】完作者不详下一篇:【水晶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