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小莎修訂版梨花與海棠篇】3~4 作者kkk3k

【小莎修訂版梨花與海棠篇】3~4 作者kkk3k

前文:
字数:9157


           小莎修訂版《梨花與海棠》篇

2014/06/05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三)「顏如玉」
  
  回到寢室,小莎已經在那等著我了,在我的要求下,小莎終於答應讓我實地「關注」她和丁伯晚上在QQ上的聊天。

  時間還早,小妮子總是在晚上11點以「迷茫的小葡萄」的身份出現在QQ上的,現在還不到9點,所以百無聊賴間,女友正仰臥在我的床上,手裡捧著一本書看著。

  夏日的寢室很熱,小莎也沒有開空調,桌上的電扇有氣無力地吹著風,小莎冰肌雪膚,倒也不嫌熱,那電扇風吹揚起女友鬢側自然蕩下的秀髮,顯得媚態十足。

  剛打開門,我就被「美人閱書」的場景所驚豔,哇!眼前的小莎多麼的端莊大方,聰慧可愛!恐怕沒有人會想到,只要一進入到性愛,眼前這美豔不可方物的少女一下子就會轉變成床上的小惡魔,騷媚入骨的本性就會毫不掩飾地展現出來!我也不知道我更喜歡什麼狀態的小莎。

  見我回來了,床上的小莎目光掃過來,眨了眨眼睛,算是打了個招呼,徑又看起書來了。

  我輕手輕腳地坐到床腳,滿心讚歎地欣賞著床上的美人,情若處子的小莎仔細地看著書,絲毫不為我的近距離觀察而變化姿勢,只有捲翹的睫毛一眨一眨,略微顫動。

  不對啊,我越看越奇怪,小妮子怎麼看起來像是故作鎮定呢?照理說,再是沉浸在閱讀中,男友這種火辣辣的目光的注視下,本來就愛臉紅的小莎一定會不依的,怎麼會這般沉穩呢?小莎越是沉穩就越是可疑,我禁不住地想看看小莎的臉龐,可是她卻好像躲著我似的,把書打開,遮在我的視線上,讓我無法窺視到她的表情。

  咦?這麼熱的天,小莎下身還蓋著一條毯子,將她的大腿一直遮蓋到小腹,難道她不怕熱嗎?還有!還有!端著書本封皮兩側的玉蔥般的左手中指隱約竟有些水漬!不會吧?我不由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沒錯!小妮子的指甲上還濕濕的呢!難道她剛剛……在……自……慰?!

  我嘿地一笑,小莎好像有些心虛,嬌軀略微有些顫動。

  我油然問道:「小莎,你看書的樣子……真美!」

  小莎依然專心致志地把頭埋在書本裡,沒有答應我。

  我笑了一聲,繼續道:「你……你在看什麼書啊?」

  小莎終於沒好氣的答道:「你沒看到書皮嗎?《神雕俠侶》呀!明知故問真討厭!」

  我也略微一驚,這丫頭,看《神雕俠侶》也會發騷?真是奇葩啊!我長長地「哦」了一聲。

  小莎合起書來,美目對我一瞪,嗔道:「你怪裡怪氣的哦什麼哦?」

  我不理她,忽地鼻子皺了皺,大吸了一口氣,故作奇怪道:「我好像聞到了什麼怪味道……」

  小莎一愣,旋即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表情,慌忙道:「什……什麼……我怎麼沒聞到?」

  我繼續吸著氣,像是一條找食的小狗般在空氣中亂聞亂嗅。小莎亂了手腳,對我這怪異的舉動束手無策。

  半天的「搜索」過後,我的臉慢慢逼近了小莎的腰胯間,這下小妮子坐不住了,掀起毯子,別過身子,想要離開。我怎麼會讓她如願以償?一把便抱住了比我矮一個頭的女友,在她的掙扎下,我毫不理會,猛地低頭湊近她的雙腿之間。
  哇!女友居然只穿了一條小內褲!怪不得她要將毯子蓋在上面!小莎下半身的豐盈雪白迷晃了我的眼睛,白色的棉質內褲更加突顯了主人的純情和天真。
  然而小布條遮掩下那凸起的隱私和烏黑的毛髮是無比的誘惑,還有胴體上散發出來的陣陣女友獨有的芬芳……小莎力氣不足,想盡力地合上渾圓修長的白嫩雙腿,可是不能如願,她只能哀求道:「阿犇……好老公……別……別看……」
  我定睛看去,那白色內褲的中央處有一條細細的濕痕,證據確鑿!我故作驚奇道:「啊?這是什麼呀?」

  臉逐漸逼近那團濕痕……小莎俏臉通紅,自己的秘密被男友一下子看穿,自己雖然冰雪聰明,而證據便在那裡,再是巧舌如簧也無力辯解。

  被我這般「觀察」,我鼻孔中呼出的熱氣都噴在小莎的私處上,雖然隔著條已略濕的內褲,還是讓小妮子花枝亂顫,那一抹濕痕竟有擴大的趨勢!在我的注視下,那濕痕越來越大,在小莎肥鼓的襠部渲染出一個巴掌大的美妙圖案。
  棉質的內褲質地輕薄,濕潤之後居然有些透明!白色內褲的掩映下,烏黑密綿、柔軟的三角叢林變得越來越清晰可見,那淺紅粉嫩的花瓣含露綻放!我看得呆了,貌似清純的女友最淫媚的一面被我看見,這種反差讓我欣喜若狂,又慾火焚身。

  藉著我的一時失神,小莎忽然雙手撐床猛地抬起上身,雙腿自然地一夾,膝蓋碰到了我的臉。而我正好回過神來,便靈機一動,故意「哎呀」一聲作失足撲倒狀,鬆手扶住床沿,腦袋卻順勢往前一湊,鼻尖「很不巧」碰到了小莎的肥嫩處,舌尖也「剛好」快速地舔了一下襠部布料上的香濕。

  「啊……」小妮子檀口微張,發出一聲蕩心蝕骨的呻吟。

  女友的掙扎越來越無力,我見時機成熟,便放鬆了對她身體的掣肘,她也不再閃躲,身體變得軟綿綿的。

  這般嘗試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女友的呻吟後,伸出食指和中指隔著已完全濕漉漉的內褲在小莎的下身畫著圈,一陣陣麻癢的感覺從她下身傳來,讓小莎連合攏雙腿的力氣都失去了。

  趁著這個機會,我一鼓作氣直接把她的內褲給脫到膝蓋部位,小妮子居然也沒有反抗,還略微抬起雪臀配合我的動作!這樣一來,女友的蜜穴一下就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被我看個真真切切!小莎羞赧不已,只能「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我問道:「你的小穴都已經濕成這樣子了,剛剛在看什麼書啊你?」

  小莎咬著下唇道:「剛……剛剛告訴你了,就……就是《神雕俠侶》啊!」
  我手指在她的蜜穴口滑過,刮了一些她剛才自慰潮噴殘存的漿液,伸到她面前道:「騙誰啊?!《神雕俠侶》也能看成這樣子?」

  小莎被我挑逗得翻起了白眼,顯然是又舒服又難受,呻吟道:「沒……沒騙你……我……我剛剛看……看到了小龍女和……和尹志平那段……就……就不自禁……」

  哇,你這個騷女友!這是書中經典的NTR橋段啊!竟然惹得她發騷自瀆!難道……難道你把自己帶入進角色了啊?我手指輕輕分開小莎的兩片小肉唇。
  「那裡……嗯……真的……嗯……不行啊……嗯……」小莎豐滿的臀部被我架在她跪著的雙腿上,整個人幾乎對折,自己最隱秘的地方被男友肆意地玩弄,讓她已經快淪陷在慾望中了。

  「誰是小龍女?」

  「……我……我!」小莎不敢隱瞞。

  我用大拇指搓弄著女友已經充血發紅的珍珠花蒂,食指在蜜穴甬道裡進進出出,另一隻拇指按揉她緊縮的美妙菊花。只覺得小莎的蜜穴甬道裡面又濕又滑,嫩肉將手指重重包裹,產生一陣向裡的吸力。

  我喘著粗氣,繼續問道:「那……那誰是尹志平?」

  小莎已經被我玩弄得深深陷入慾海,小嘴裡吐出無意識的呻吟和嬌喘,道:「你……你!」

  我罵道:「別騙我!我如果是尹志平,那誰是楊過啊?!那尹志平分明不是我,告訴我,是誰?!」

  我心裡又酸又爽,食指卻故意停了下來。小莎正向高峰攀登,哪裡禁得住我的突然停止,雪臀亂搖,竟將纖腰向我這裡一聳一聳地前送,主動找尋我手指的抽插。

  我嘿的一聲,不讓她得逞,繼續問道:「是誰?告訴我,我再讓你爽!」
  小莎神志迷亂,只能帶著哭腔道:「我說,我說……是……丁伯伯。啊……老公……快……快給我!」

  丁老頭?!雖然我心裡隱隱就有點猜到,可是從女友嘴裡說出來的一剎那,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女友現在難道已經從內心到肉體百分百淪陷了?!連自慰的時候,想的都不是我,而是丁伯那個可以做她爺爺輩的醜老頭!我操!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書中自有顏如玉」?

  如果反一反也還合適,丁老頭把小莎當作性幻想的對象,這還差不多!但現在,清純可人的完美女友小莎,竟然趁我不在,悄悄地自瀆!這還不算什麼,因為女友早在高中時候就養成了這種習慣,在我的開發下,慾火日漸高漲,我時常不能滿足她的需要的情況下,自慰也屬正常。可是現在,她的第一性幻想對象已經變成了門口那個糟老頭子了!無師自通!

  女友內心深處的火是我點燃的,但是也許已經控制不住了?眼見小莎慾火焚身,不斷索求,我也只能暫且按捺下心中的鬱悶,雙手掰開她的白嫩大腿,迅速地褪下褲子,挺槍直入而進。

  「啊……」儘管體內已經很潤滑了,但小莎還是痛得叫了一聲,但是在痛楚之後她獲得了莫大的滿足感,所以發出了一聲抓撓人心的嬌喚。

  小莎渾身發軟,剛剛自己摸弄過的蜜穴裡幾乎立刻就要流出水來,她摟著我的脖子,小腳的細嫩腳趾緊緊勾起,雙頰桃紅似火,雙眸略閉,在無邊的慾海中沉淪。

  我重重地抽插了幾下,說道:「爽嗎?」

  「嗯……」女友鼻子裡輕輕哼了一聲。

  「丁伯怎麼能當你的尹志平?年齡也不對啊!」我一邊聳動,一邊悻悻道。
  「嗯……我……我也不知道……剛剛我……我看到那一段,就……就情不自禁地用……用手……」

  「然後你腦子裡想的是丁伯?」

  「嗯……」

  「賤人!」

  被我罵了之後,小莎居然變得更加浪蕩,呻吟聲逐漸響了起來,斗室春光旖旎無限,我真怕隔牆有耳啊!

  「人家就是賤……還……還不是你開發出來的……啊……老公……好人……再……再給我幾下用力的……啊……」

  我俯下身子,開始手口並用,玩弄著那對充滿彈性的寶貝,我驚奇地發現,女友的乳房好像又大了一圈,憑我的大手,一手都有點掌握不住。

  看著我趴在她乳房上連啃帶咬,肆意地吸吮著那敏感的乳頭,上下都享受著無以復加的刺激,讓女友更是淫言亂語不已。

  「還要不要?」

  「要!幹死人家吧……好老公~~」小莎聲音甜得就像要滴出蜜來了。
  「哼,現在想起我來了啊!你怎麼不叫丁伯伯來啊?」

  「啊……壞人……幹嘛說這些……嗯……人家只是自……自慰的時候想著丁伯伯,不……不會讓真的讓……讓他幹的……我……我就只屬於老公一個人!」
  聽到小莎這樣的告白,我心中略有寬慰,想來內心的最深處,小莎還是保持著放蕩中的純潔啊!但卻隱約有一些失落。

  小莎臉上那本就迷人的媚紅變得更深了,我忍不住將她的雙腿抬起環住腰,接著使勁地往前一壓,狠狠的插了一下,頓時聽見肉與肉相撞時「啪」的一聲。
  這一下頂得特別深,用的力道也特別大,我舒服得抬起頭,歎息了一聲,而小莎則張開嘴巴,控制不住的叫了一聲,不由得睜大迷人的眼睛,連嘴唇都在瑟瑟發抖。

  「啊……老公,那麼用力……」小莎輕輕的哼了一聲,嫵媚的白了我一眼,但從她那媚眼如絲的樣子來看,她似乎更喜歡這種粗魯的方式。

  「還有更用力的!」我嘿嘿一笑,低下頭含著她的乳頭,使勁地吸吮著,腰也像馬達開足電般快速的挺動起來,肉棒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插進粉嫩的小穴,頂得女友的身體控制不住地擺動著。

  「你……啊……舒服……」女友本能的開始扭著那充滿彈性的翹臀,迎合著我的肆虐。

  「爽吧?幹死你……」我也快到了極致,狠狠地進出她那緊緻的小穴,帶出越來越多的愛液。

  「快點,再快點……」小莎身體上的雪膚開始變得紅了起來,這是她要高潮的前兆:「我……我快不行了……快到了……」

  小莎的尖叫非常大聲,幾乎已到沒有顧忌的程度,快感急劇倍增,令她忍不住地握住她自己的乳房,一邊揉著,一邊大聲的叫著:「老公,快!再快點……我好舒服……快……」

  我閉住呼吸,把頻率加到最快,終於小莎渾身僵硬,伴隨著快感襲來,她的身體本能的開始痙攣,「啊!啊!」的大叫幾聲後,突然弓起腰,全身顫抖著,子宮在這一陣陣強烈的侵襲下,再也忍不住釋放出大量愛液。

  「飛起來了……」小妮子的聲音已有些沙啞,高潮狂潮般來襲時,她體內的細胞都在興奮地不停跳動著,瞬間舒服得彷彿靈魂都飛上天。

  看到這尤物高潮的模樣,我也是腰一酸,前列腺劇烈的跳動著,腦中瞬間一空,火熱滾燙的精液終於在小莎體內噴射而出!我和小莎同時滿足的大叫出聲,精液和愛液混雜在一起。高潮一起來臨時,兩人緊緊地抱住對方,聽著彼此的心跳,聞著彼此的汗味,一起體會這美妙得讓人幾欲瘋狂的滋味。

                (待續)



              (四)紅杏倚門

  我摟著懷中的小莎,手還不老實地捏著她34D+的大奶,良久,小莎才睜開圓圓的眼睛,嘆了口氣,問我:「老公,你說……你說人家是不是一個非常放蕩下賤的女孩子啊?你以後會不會……會不會不要我了?」

  我停止了撫弄她奶子的動作,轉而輕輕撫摸著小莎瀑布般散開的長髮,安慰著:「傻瓜!你只是忠於自己身體的快感而已,哪裡下賤了!放蕩?哪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放蕩呢?」

  「可……可是這種事情……還是太……」

  「太怎麼了?驚世駭俗?老婆,人生只有一次,青春也只有一次,你要有追求快樂的勇氣啊!我問你,這兩個月來,你快樂嗎?」

  「嗯……」小莎又甜又膩地哼了一聲,顯然是被我的話完全打動了。

  我繼續道:「你不知道,剛剛我去到丁伯伯那邊,在你的鼓勵下,他大有變化呢!看起來至少年輕了十多歲!你功德無量啊!」

  小莎被我真摯的話語感動了,凝視著我輕輕地說道:「老公,謝謝你!你放心,我……我不會真的讓別人隨便幹的,我的身體只屬於你一個人!」

  我沉默了一會兒,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因為說實話,此刻我也沒有想清楚,到底應該把我和小莎的性愛遊戲進行到哪一步。

  過了一會兒,我看了看手錶,道:「已經11點了呢,小莎快……快點上線啦!」

  小莎身子還是軟軟的,說道:「啊?已經那麼晚啦?老公你今天好厲害哦,居然……居然弄了一個多小時!」

  我一巴掌拍在還賴在床上的小莎的屁股上,手掌與豐滿的臀肉的撞擊聲清晰可聞,而那種觸感十分蝕骨銷魂。我強行壓抑住再戰一場的衝動,催促小莎坐到了桌前。

  小莎似笑非笑地說道:「啊呀,還真像上班一樣……」

  我暗想,上班?取悅其他男人?那……那不是妓女麼?我看了她一眼,小莎也沒有多大反應,看來是無心之言。

  過了一會兒,小莎哈哈笑了起來,還赤裸著身子的她花枝亂顫,胸前的美乳隨之晃動,尖端的粉紅乳暈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美艷的弧線。

  「怎……怎麼了?」

  小莎指著QQ上老丁給她發的照片,笑道:「丁伯發來了他的照片呢!嗯,明顯是PS過的,不過,不過技術挺好的。」

  我乾咳了一聲,道:「是我幫他P的……」

  小莎又是一陣笑,說道:「我就知道。」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慌張道:「剛剛我好像……好像射進去了。」

  「不要緊,今天是安全期。」看我如此緊張,小莎淡淡地道。

  「哦……那就好。」

  女友和丁伯又開始在網上互訴衷腸,我百無聊賴,也在自己的電腦上搜索起書來,什麼書呢?嘿嘿嘿,小妮子既然對神雕中的NTR情節情有獨鍾,那我就將《神雕後傳》、《射雕淫雄傳》、《調教周芷若》、《黃蓉襄陽淫史》等眾多同人「佳作」一股腦網羅好,打包發給小莎,讓她有空「學習」、「學習」,這樣對她的媚骨開發大有好處。

  兩人各做各的事情,很快,已過午夜,我已經連打了好幾個哈欠了。正當我想告訴小莎先睡了時,小莎說道:「咦?丁伯今天好像變得很是主動嘛!」
  她一下子就挑起了我的興趣,忙道:「怎……怎麼了?」

  小莎捋了捋自己鬢角的秀髮,道:「他……他還想要我的照片。」

  「那是自然的嘛!你那張把半個奶子露出來的照片發過去,是男人都會性奮得抓耳撓腮吧!肯定會再要更勁爆的了!」

  小莎托著香腮,道:「嗯……不知道我們的目標什麼時候能達到啊?」
  所謂目標,就是將女友的大奶子完全暴露給丁老頭欣賞,讓他在人生的最後潦倒歲月中有所慰藉,有所寄託!媽的,說得我都起了雞皮疙瘩,小莎整個就是完美的性愛天使啊!

  我說道:「快了吧!你看,他都問你再要照片了。」說著這話,我就開始盤算這個任務結束了之後,再有什麼更刺激的方案了。

  「老公,這次丁伯伯想要看看我的腿呢!」

  哈哈,這老頭,對我的指導意見倒是言聽計從啊!簡直算得上是亦步亦趨。
  「哦?他這麼大膽啊?直接要看你的大腿?」

  「沒,他剛剛誇讚了我的穿衣品味,又評價了一下我的……我的胸脯。」
  「是不是在評價你的胸部形態啊?他有一番很專業的理論哦!」

  「啊?你怎麼知道啊?」小莎有些吃驚。

  我笑了笑,說道:「丁伯可是學過人體按摩的哦,所以對這些頗有研究的,他曾經告訴過我,你的胸是他見過的最完美的呢!」

  「真的啊?!哈哈哈!」小妮子驚喜萬分,顯然被丁伯伯如此高的誇讚讓她十分欣喜。她不由地低頭看著自己的乳房,還用雙手托住那兩個小兔子,還顛了顛,這種天真和淫媚並存的動作,讓我又支起了帳篷!

  小莎繼續道:「他剛剛跟我說,腿部是女生最重要的一個部位了,想要體態完美,就必須多關注雙腿,所以他想要幫我看一看我的腿部曲線……」

  他媽的,說得那麼冠冕堂皇,這老頭現在也開始弄虛的啦!

  小莎回頭看了我一眼,心虛道:「老公,那怎麼辦?」

  他媽的,奶子都無所謂了,還怕什麼被看大腿……不過見女友還是充份尊重我的意見的,我滿意地點點頭,大手一揮道:「他要什麼,我們就給什麼嘛!反正……反正又不會少塊肉!就當是尊老敬老了啊!」

  小妮子抿嘴一笑,嬌憨可愛,嬌聲道:「那……那老公,你幫我拍?」
  正合我意!我一下子跳了起來,一掃剛剛的睏倦,拿出了手機就準備拍攝。
  小莎俏臉有些微紅,嗔道:「人家……人家下面都光著呢,怎麼……怎麼拍啊?」

  我「嘿嘿」笑了起來,說道:「那不正好,最好什麼都拍進去,一次性讓他爽個夠啊!哈哈哈!」

  女友跺跺腳,輕咬下唇,不依道:「嗯……老公壞死了啦!不行,啊呀……你不要拍啦,等……等我先穿上裙子啦!」說著慌忙拿起了一旁的裙子,套了起來。

  我微笑地看著女友的手忙腳亂,天真的她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通體上下只有一條短短的裙子遮掩,這樣的場景比剛剛的全裸更加香艷百倍!況且,小莎也沒有想到要把內褲重新穿好!

  好不容易小莎終於準備好了,我端著手機左看右看,搖搖頭。

  小莎說道:「老公,你怎麼不拍啊?」

  「我正在找角度呢,你急什麼?」說著,我蹲下身子,拿著手機對準小莎的光溜溜的美腿。

  小妮子的百褶短裙僅能勉強遮住她的挺翹屁股,白生生的大腿大方地暴露在空氣中,可是……可是我總覺得哪裡有缺憾。

  忽然間,我眼珠一轉,正好看見小莎的長襪,這才明白,原來少了它啊!我急急地讓小莎將襪子穿起來,女友還感覺到奇怪:「不是說要露腿麼?怎麼……怎麼反而要穿起來呢?」

  我搖搖頭,說道:「你這就不懂了吧,有時候少露一點,反而更添誘惑呢!這叫絕對領域嘛!」

  小妮子似懂非懂,不過還是聽話地穿好,我這才滿意地摁下了快門。我特地找了一個側面拍攝的角度,將小莎筆直的大腿線條拍得很好。

  一邊拍,我一邊指導著:「小莎,站站直!」

  「……人家不是站得很直嘛!你要求真高!」

  「不是我要求高,難道你不想照片美美的,讓丁伯讚嘆啊?」

  「哦……想的……」

  「乖!接下來,把裙子再往上撩起一點!」

  「不行啦!」

  「怎麼不行?又不聽話!」

  「不是的……」小莎可憐兮兮的說:「我……我的裙子本來就好短了啊,再往上拉的話……就走光了啦!」

  「不會的,我有分寸。」

  「那……那好吧,你注意一點,別……別把我的……拍進去。」

  「你的什麼啊?」我故意問道。其實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小莎肥美白嫩的臀肉早已一目瞭然,而掩在臀峰中的蜜穴也隱約可見。

  「啊呀!老公壞死了,你明明知道的啦!」

  「不知道啊!」

  「就是別……別把人家的小穴拍進去啦!」小莎羞紅了臉蛋,好不可愛!天仙般的小莎朱唇輕啟,用甜膩的聲音說著「小穴」這麼淫靡的詞匯,真是爽爆了啊!

  「哈哈哈……知道啦!」

  拍完了之後,在二十多張照片中,小妮子精挑細選,終於挑出了一張她認為最滿意的照片。我看了之後頗為吃驚,看著小莎道:「你確定給丁伯這張嗎?」
  小莎略帶羞赧道:「怎麼,不……不行嗎?」

  「行!當然行!但是小莎你看,這張照片中,你的屁股肉都露出一點點來了哦!」

  「嗯……」女友絞著雙手,顯然也是很糾結。

  「不過呢,這張照片也將你的優點完全展現出來啦!我也同意你發這張!」我鼓勵道。

  小莎輕輕地「嗯」了一聲,俏臉卻低了下去,看著地板。

  女友興沖沖地,但又略帶忐忑地將剛剛的照片發過去,丁伯那卻良久沒有反應。我們兩人相顧無言,只有奇怪……照說這丁老頭十分重視和小葡萄聊天的,怎麼……怎麼五分鐘過去了,卻沒有任何反應呢?普通正常男人見到如此香艷的臀腿照片,一定會誇讚幾句啊!奇怪得很。

  小莎的睫毛忽閃忽閃,小手握成拳頭,顯得十分緊張,可能丁伯的評價對她而言才是莫大的肯定吧!

  小妮子嬌憨的樣子讓我不禁微笑,她見我笑得古怪,道:「老公,怎麼……怎麼了你,笑得這麼奇怪……」

  我說道:「想不想去看一下丁伯到底在幹嘛麼?」

  小莎瞪大了眼睛,道:「怎麼去看啊?」

  我對她眨了眨眼睛,說道:「快披一件衣服,跟我去看一看。」

  小妮子略微遲疑了一下,乖乖地聽我話,穿好了衣服,當然啦,在我的規定下,奶罩是絕對不允許穿的!兩人躡手躡腳地貓到丁伯宿舍門口,我掩耳貼著大門,仔細聽著裡面的動靜。

  「啊……哦……」裡面傳來的是模糊的呻吟聲,伴隨的是老者氣喘吁吁的喘氣聲。呵呵,原來老頭子在……嘿嘿嘿,這傢伙還能硬起來?我招了招手,小莎聰明地也學我將耳朵貼在門上,不一會兒,她的臉上暈起一層淡淡的粉紅色。這是任何一種胭脂都不能媲美的美麗的顏色,就如同春天盛開的桃花般美艷,又像日出前後東方天空的朝霞,美!死!了!

  這時裡面傳來的是更加粗重的喘氣聲:「啊……啊……小葡……萄,我……我……我要……要你……」能想見丁伯這時一定死死盯著電腦屏幕,目不轉睛地看著剛剛傳來的艷照,老手翻飛,搓弄著大小不知、長短未知的肉棒!

  女友身子有點發軟,很可能是聽到裡面丁伯的自瀆時的低吟而動了春情!小妮子倚在門上,雙腿疊坐,由於沒有穿內褲,所以從我的視線看過去,百褶裙內的春光暴露無遺!幸好是暑假期間,這棟宿舍樓沒有多少學生,又是深夜,也不會有人路過這麼偏僻的角落。

  我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如果……如果在此地……想著想著,我悄悄地靠近小莎,猛地環抱住她的纖腰,動作雖然迅捷,可是沒發出任何的聲響!小莎也被我突然襲擊給弄懵了,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我已經邪邪一笑,比了一個食指在嘴巴上,讓她不要發出聲響,否則丁老頭聽見了,出來看到的話就說不清了!
  我抱著嬌弱無力的小莎,手開始不老實起來,不斷愛撫著女友動人的胴體。這種隨時隨地都會被發現的刺激,讓小莎整個人都在不安的扭動著,又苦於不能發出聲音,所以這種掙扎不會有半點作用,反而掙扎所帶來的身上各個敏感部位的摩擦,讓她的慾火也在心底點燃。

  門內是丁伯對著自己的艷照自瀆,門外就是小莎半裸著被玩弄,只要……只要他打開門,一切一切都會暴露啊!

  「老公……別……別……萬一……」小莎已經渾身綿軟無力,吃力的在我耳邊輕吐著氣,那溫熱的氣息吹在耳朵裡時只會讓我感到更加興奮。我大力的捏了一把女友的細腰,緊緊地抱著她,近乎粗魯地把她抵在門上。顯然她已經知道我下一步的行動了,又是害怕,但又刺激萬分。

  小莎雙手抵在了我的胸口處,呼出的氣息也有點急促起來。我望著近在眼前的嬌艷雙唇,毫不客氣的吻了下去,只覺得從她的小嘴裡傳來了柔軟又溫熱的感覺,讓我更是呼吸急促,性慾勃發。但是我必須要小心,否則裡面不到五米的丁伯一定會發現異樣。

  小莎鼻子裡也嬌喘連連,不知道究竟是她在掙扎還是她故意挑逗,竟然開始輕微的搖擺起她盈盈不堪一握的柔軟腰肢,在晃動中不斷地擦著我的下身。小妮子早就閉起了眼睛,像是鴕鳥一般,以為這樣子就不會被發現……

  我知道自己可以更大膽一些了,因此我拉開小莎的睡衣,輕輕的舔向她鎖骨處的凹陷,感覺懷裡的人兒顫抖得更是厲害了。我托住小莎兩粒白嫩巨乳下方,沉甸甸的觸感讓我也感覺到一陣口乾舌燥,我故意晃動著女友布丁般的大奶,讓她更是無所適從,只能認命般地閉著眼睛,緊緊抱著我。

  女友34D的大奶不斷地在我手裡變幻著形狀,淫靡的紅色開始在小莎皮膚上出現,我的經驗告訴我,這個時候小妮子已經完全淪陷在性慾中了,如果……如果我此時將門踹開,把小莎向裡面一推……如果將赤裸酥胸的女友推入……
  媽的,我的手怎麼回事?顫抖異常的手竟有些不受控制了。如果真的付諸實踐,小莎和丁伯會不會……在裡面……在我眼前上演活春宮?那……那是怎樣讓我迷亂的情景?

                (待續)
上一篇:【凌辱长腿女友宛真】1-5作者幻想之神2013530更新下一篇:【合租杂记之探望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