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异地女友之情欲难收】15作者skylaoww

【异地女友之情欲难收】15作者skylaoww

字数:10909
前文链接:

              第十五章记得吗

  接下来的几天里,神秘人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既没有收到他的邮件,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而小路也是每天上课下课回家吃饭,平静的日子更有了家的感觉,而我也不再去猜度小路心里在想些什么,享受着这难得的时间。

  很快又到了周末,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小路,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便起床坐在电脑前开始了工作。

  才坐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过手机一看,竟然是阿国的电话,我接通后说:「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阿国的声音还是带着点自负:「大明,有没有听过太子这个人?」

  我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说:「你说的是哪个太子?道上好像出来混的有好几个都叫太子的。」

  阿国接着说:「我问你的是两个太子,一个是在G 省那边的太子,一个是X市的太子。」

  我说:「G 省的太子,没记错后台好像是省委里面的高官,具体是谁我不大记得了,和他有打过几次交道,是个挺讲义气挺好说话的人。一会我把他电话号码找着了就给你发过去吧。至于X 市的太子,我倒真的没听过。」

  阿国想了想,说:「G 省的太子我有点事情要找他帮一下忙,你认识那就最好了。至于X 市的太子,后台我现在还没查到,听说也不小,而且他隐藏得比较深,你应该也知道美眉重新开张了吧。我收到消息,和他有点关系,这个人你查一查,最好小心一点。」

  我应了声好之后,正准备要挂电话,阿国又开口了:「大明,之前的事,对不起了。只想说,我们是兄弟,我会帮你的。」

  我有点意外,但对于之前的事,不可能就这样放下,只好说:「嗯,知道了。现在说对不起,也没意义了。就这样吧。」

  挂掉电话之后,对于阿国的态度,虽然有点奇怪,但我也并没有多想。
  打了个电话让小C 捉紧时间去查一下X 市的太子的情况,然后把G 省的太子
的电话发了给阿国之后,我不由得在想,难道这个X 市的太子,就是那个神秘人吗?很快,小路也睡醒了,揉着迷糊的睡眼,说:「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坐到床边,把小路轻轻搂在怀里说:「是啊,工作的事情比较多,没办法,你要是困就再睡会儿吧,中午咱俩吃饭去,下午陪你去逛街。」

  小路伸了个懒腰,说:「不睡了,一会咱一起买菜去吧,我来下厨做给你吃。」
  我笑着说:「好,那就赶紧起来换衣服吧。」

  小路走进了浴室,里面很快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我也连忙把衣服给换好了。

  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小路在厨房里忙碌开了,我又坐在了电脑前开始了工作。

  精致的三菜一汤,小路的厨艺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让我吃得是津津有味,而这时候,小路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宏姐打来的电话。

  宏姐特有的大嗓门,让我隔着电话也听到了她的声音:「小路,下午我们去做健身啊,你去不去?」

  小路看了看我,我耸了耸肩,说:「去吧,我陪你一块去,正好我今天也是休息。」

  小路笑着对电话里的宏姐说:「好的,下午我和大明一起去,要去学校接上你们吗?」

  宏姐说:「不用了,我和小蕾他们一起去那附近吃饭,吃完我们就直接上去了,在那等你们吧。挂了啊。」

  小路的电话刚刚挂断,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公司项目上的电话,我连忙接了起来,说:「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同事声音非常急,说:「张总,下午来一趟工地,今天工地上出事了,有个工人操作失误坠楼了,开发商领导要求你过来一起商讨解决的办法。」
  我一听,连忙说:「行,我一会就过去。」

  挂了电话,我和小路说:「宝贝,公司工地上出了点突发事件,要我去处理一下,下午可能要和开发商开会,应该是陪不了你去健身了。」

  小路看我焦急的表情,担心地问:「很严重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吃完就马上过去了。一会我让小玲开车和你一块过去吧。」

  小路也点了点头,说:「嗯嗯,我知道了,工作要紧,你赶紧过去吧。一会完事儿了给我打电话吧,今儿我把电话给带着进去做健身。」

  我匆匆忙忙扒拉了几口饭菜,亲了一下小路的脸颊,打了个电话让小玲一会来接小路,便马上出门了。

  心里面一直有着隐隐的不安,难道是因为工地上的事故吗?一路上朝项目飞驰而去,到了工地,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了,警车、救护车、拥挤吵闹的工人们,我在公司同事的陪同下,直接进到开发商的办公室,然后就是漫长的会议。
  五个小时过去了,天色也已经开始黑了,我们才走出工地,最后的解决办法无非也就是赔钱和整改工地,看来项目有一段时间得停工了,这对于公司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极有可能影响未来项目的销售。

  我揉了揉太阳穴,头痛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便拨通了小路的电话,过了快有30秒小路才接起电话,我温柔的说:「宝贝,我这边刚开完会,你做完健身了吗?我去接你吧。」

  小路的声音喘得非常急促,说:「不用了……你回家休息吧……我这差不多就下课了……一会小玲会送我回去的……一会结束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说完小路便挂断了电话,小路的喘息看来运动量不小,我拨通了小玲的电话,说:「小玲你做完健身了吗?」

  小玲回答说:「明哥,我这边已经完了,但小路姐还在私教室里,这里隔音措施很好,我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没法进去。」

  我想了想,说:「没事儿,你等上小路出来,把她给送回家吧。」

  一路上开车回家,脑子里一直在思索怎么让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不影响项目的进展。

  回到家已经接近八点了,天早已全黑了。

  进到家里,小路已经洗完澡躺在了床上,我放下东西,看着小路熟睡的脸庞,没有叫醒他,便坐到电脑桌前,继续着彷佛做不完的工作。

  手机又响了起来,我连忙接通,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儿,但里面传出的声音却是那久未出现的神秘人:「我还以为你今天会陪着你家洋娃娃去健身呢?多期待你在门外苦等,门里却是大战连场的效果。」

  我怕吵醒熟睡中的小路,连忙走到阳台上,压低了声音说:「你说什么?」
  神秘人接着说:「这样吧,咱俩玩个游戏,互相问对方一个问题。我说的很简单啊,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今天你家洋娃娃和你通电话的时候,不是做运动累得喘,而是在享受着性爱的快感,但必须得压抑着不让你听出来的声音吗?」
  我再次被点中了怒点,说:「没证据的事情我是不会相信的,我相信小路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轮到我问了,你是不是太子?」

  神秘人顿了一下,说:「哈哈,很好。看来你那个同父异母的老哥还对你真不错啊,我隐藏得这么深都让你猜到了。没错,我就是X 市的太子,或者说,X市地下世界最有话语权的几个人之一。到我问了,你猜今天小路被射了多少次?」
  对于神秘人的爽快承认,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冷静了一下,说:「我说过我不相信小路会做这种事,除非你有证据。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太子笑着说:「你还真会问这么傻的问题啊?应该这样说吧,一是因为好玩,二是因为你让我不见了一大笔钱,所以我得让你家小路替我赚回来。到我了,你觉得小路多久之后会出现在美眉会馆呢?」

  我压抑着说:「绝!对!不!会!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太子乐了,说:「我刚不是说了,我就是太子,X 市地下世界里专门为喜欢享受性爱快乐的女人和男人提供享受的人。今天就聊到这吧,又到邮件的时间咯。」
  说完,太子笑着挂断了电话,我感觉到一阵头晕,难道真的像太子说的一样吗?小路今天是在和彦文发生关系的时候接的电话,而且还故意忍着声音不让我听出来?回到房间里,小路已经醒了过来,迷糊的说:「大明,你回来了?吃过东西没?刚在阳台上和谁通电话呢?」

  我有气无力的说:「嗯,看你在睡觉就没吵醒你,我吃过了已经,刚还在和同事沟通着工作的事情。」

  小路还是迷糊着说:「看你说话都没力气了,赶紧陪我一块睡吧,我今天也累得不行了。明天她们说还要去呢。」

  我嗯了一声说:「宝贝你先睡吧,我还得处理一些文件,一会儿就来。」
  明天还要去,看来明天我得跟着一块去,那个彦文,我不会放过他的。
  小路又躺下了,没多久,微微的呼声又响了起来。

  我坐在电脑前打开邮箱,果然又有一封邮件发了过来,发件人署名赫然就是太子,看来他已经不打算再伪装下去了。

  又是一个视频文件,我点开来看,是一个大概40平米的房间,里面一面是落地镜,地上摆放着各种健身的用品,哑铃、踏板、单车、跑步机、圆球还有一张按摩床,很明显是私教室。

  很快,小路和彦文两人便出现在画面中,小路穿着一条贴身的粉色纯棉运动短裤,臀部完美的翘挺曲红,搭配上一双嫩白的长腿,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上半身则是一件黑色的运动背心,有点像运动型胸罩的感觉,纤细的腰身完全裸露着,事业线也是一展无遗,头发扎成马尾,白皙的脖子让人不禁想一口亲上去,精致的五官没有化妆,但却充满着一种自然的美感。

  彦文站在小路身后,也是一条蓝色的紧身运动短裤,胯下微微鼓起,彷佛想告诉眼前的美人自己的雄壮,上半身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可以说是完美的肌肉线条彷佛想以雄性的魅力来吸引小路。

  一头短发显得清爽干练,可以说如果放在外人眼中,是一个阳光型男,但在我眼里,却是一个丑陋至极的仇人。

  时间是下午的四点,彦文说:「小路,你刚刚练了一段时间的器械,有什么感觉?」

  小路的胸脯微微起伏,说:「还行,稍微有点累,不过还能坚持。」

  彦文笑了笑说:「很好,那先舒展一下筋骨,活动活动我们来接着的练习。」
  彦文引导着小路弯下腰,双手平展,头抬起看镜子,然后用腰胯的力量轮流用右手碰左脚,左手碰右脚。

  从落地镜可以看到,小路的双乳随着动作不断晃动,事业线深邃,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

  没多久,彦文便走到小路身后,双手扶着小路的腰,说:「臀部夹紧,多用腰胯的力量,转动幅度大一点。」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彦文的下身已经几乎是贴着小路翘起的屁股,小路在转动的过程中,臀肉不时的与彦文胯下的隆起擦过,但看小路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做完一组后,彦文说:「喝口水,我们接着下一个动作。」

  小路跪在地上,双手握着滚轮,然后上身随着滚轮向前滑落,再利用腰腹的力量回复原位。

  彦文双腿分开,也跪在小路身后,双手扶着小路的腰,协助小路回复原位,每当小路回复原位的时候,翘臀回到的位置正好与彦文胯下隆起的部位轻微碰触,从视频里的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小路在主动的来回让彦文从身后操干着一般。
  一组动作用了接近十五分钟,小路的脸颊绯红,汗水从脸上滑到脖子,最终滑落到胸前,运动型胸罩也隐隐有了双乳的轮廓,小路擦了擦汗,彦文便让小路骑上自行车上,随着音乐的节奏来骑车。

  一首首歌过去,节奏越来越快,小路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胸前的双乳也在不停的晃动着,阵阵乳浪,让彦文看得目不转睛,骑了接近半个小时,小路早已是香汗淋漓,彦文才停止了音乐。

  这时候的时间已经接近五点,接下来是一个小时的瑜珈训练,小路的柔韧性在做拉伸动作时稍微有点勉强,手和腿都让彦文借协助的名义时不时的触碰。
  同时随着拉伸的动作,小路双乳傲然的前挺,双峰更加明显,而小路的呼吸不像往常在家里练瑜珈一样的平稳,而是稍稍有点急促,绯红的双颊也更加明显。
  瑜珈做完后,小路再次擦了擦汗水,彦文便让小路趴在按摩床上,开始了私教课最后的放松按摩。

  不得不说,彦文按摩的手法真的不错,在按摩后背的时候,小路闭着双眼,彷佛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但慢慢地,这按摩就开始变味了。

  从后背转移到两侧,彦文的大拇指推着小路后背筋,另外四只手指随着动作从腰间一直向上推移,不时的掠过小路两侧的乳肉。

  按摩大腿的时候,彦文的双手按在大腿上,向上移动,大拇指恰恰是按在大腿内侧,一直移动到大腿根部,几乎是按压在小穴两侧,然后推移至臀部,整个手掌包覆着小路的臀肉,小路双眼微眯,呼吸变得有点急促。

  这时候,彦文说:「小路,转过正面来,背部按摩完了。」

  小路翻转成正面朝上的躺在按摩床上,彦文抬起她的小腿,一手虎口撑着大腿根部,让小腿和大腿折叠着向胸前平推,四只手指则在平推的过程中扫过小路的小穴。

  小路则是紧闭双唇,眯着眼睛,双手捉着按摩床两侧,彷佛在忍受着小穴的快感。

  推完左腿推右腿,而这时候,我能清晰看到小路小穴前粉色的运动短裤颜色已经微微变深了,事实证明,小路的小穴已经有了感觉,开始淌出阵阵淫水,濡湿了短裤。

  小路檀口微张,呼吸变得更为急促,彦文似乎并未察觉,开始按摩起小路的腰腹,同样是向上推的动作,大拇指一直推到了双乳下缘,才向两侧揉开,刺激着小路的双乳。

  这时候的小路,双腿夹紧,我看得出来,她是在忍耐着身体的快感,双眼半睁半闭,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按摩完腰腹,彦文转为按摩双手,把小路的手抬起按摩着手臂的肌肉,但小路的手背,正好触碰着彦文隆起的胯下,而那团隆起早已变得更为鼓胀,彷佛随时都会撑破裤裆。

  按摩完右手,轮到按摩左手了,同样的小路的手背,还是触碰着彦文的胯下,彦文边按摩边说:「小路,其实你的身材真的挺好的,而且身体还很敏感。真是可惜了。」

  小路嗯了一声,并未答话,而且这一声应答,让人听起来更像是舒服的呻吟。
  随后好像回过神来一般,声音中带着一丝媚惑,问:「可惜什么?」

  彦文笑了笑,说:「可惜没有机会能一亲芳泽啊。」

  彦文说完,便把小路的左手按在了自己隆起的胯下,说:「你知道吗?我得多有定力才能做你的教练啊。」

  犹如触动了某个开关一般,小路并未挣开那按着彦文胯下的小手,反而是用手心轻轻的抚摩着,娇喘着说:「现在……你还有……定力吗……」

  彦文毫不犹豫的双手揉上了小路的双乳,说:「现在肯定没有了。」

  随后,两人突然沈默了下来,彦文把小路的运动型胸罩向上推,小路则是伸手拉着彦文短裙向下拉。

  几乎是同时,小路的大奶和彦文的肉棒都犹如挣脱束缚一般,弹射而出。
  小路伸手套弄着彦文的肉棒,彦文则是边爱抚着小路的大奶,边走到了小路的头侧,小路更是不再按捺,张开小口,含住了彦文的肉棒。

  彦文看到小路已经主动用那樱桃小嘴为他服务起来,也缓缓的挺动腰身,享受在小路口中抽插的快感。

  小路的脸颊不时的鼓起,显现出彦文胯下肉棒的形状,而小路也已从躺着变成了跪趴在按摩床上,双手扶着彦文的大腿,主动的迎合起肉棒在口中的抽插。
  小路卖力的在彦文的胯下表演着自己的口技,没多久,彦文便让小路转过方向,小路的翘臀便在彦文的面前摇晃着,而彦文并未没有急于把肉棒插入小路的小穴,而是用手在小穴口上来回爱抚着。

  小路彷佛感受到小穴上传来的温度,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嘤咛:「嗯嗯……」
  彦文一手轻拍小路的屁股,小路的翘臀摇晃得更加厉害,彷佛是求欢的母狗一般,随着彦文另一手的中指插入小穴,小路的嘤咛变为了呻吟:「啊啊……进来了……嗯嗯……舒服……给我么……」

  小路一边呻吟,一边回过头媚眼如丝的看向彦文,彦文彷若未觉的把脸凑到小路的小穴上,沈重的呼吸应该已经喷射到小路的小穴上,小路轻呼着:「痒……小穴……好痒……别逗我了……好么……」

  彦文不顾小路的娇嗲软语,伸出舌头,舔弄起小路的蜜源深处,小路浑身发颤,上半身无力的趴在了按摩床上,翘臀高高撅起,口中呢喃着:「嗯嗯……好舒服……别舔了……好教练……好哥哥……给我吧……」

  彦文舔弄了一会,抬起头说:「小路,你喊我教练,那你要我教你什么啊?」
  小路翘臀一直在轻轻摇摆,娇喘着说:「教我做爱……好么……」

  彦文一巴掌拍在小路的臀肉上,狞笑着说:「说得这么文雅干嘛,换个说法。」
  小路臀肉泛红,脸上更是娇羞欲滴,说:「嗯嗯……教我打炮……」

  彦文又是一巴掌拍在另一瓣臀肉,说:「不够粗俗,再换一个!」

  小路撑起上半身,一手伸向身后拉着彦文的肉棒,娇嗲的说:「教我操B ……好教练……教我吧……给我……」

  彦文大笑两声,双手扶着小路的腰身,肉棒慢慢插入那潮湿的小穴,说:「说得好,那我就操烂你的骚B ,干死你好不?」

  小路随着彦文的插入,身体绷紧,高声呻吟了起来:「不好……操烂了……教练就……没得操了……操我……用力……随便你……怎么操……啊啊啊……」
  彦文上来就是狂抽猛插一通,一边卖力的干着一边说:「小路,你屁股真翘,干你屁眼一下很爽吧?」

  小路的身体在彦文的抽插下不停地颤动,两个大奶也在欢快的跳动着,彷佛诉说着身体的快感,小嘴里娇媚的声音一浪接一浪:「啊啊啊……小穴……还不够么……不要……干我……屁屁……疼……操我……小穴……好么……」

  听小路这话彷佛只要不干她屁眼,小穴可以随便让人操,让我心中无名的怒火燃烧着。

  彦文笑着说:「难道你没被人操过屁眼吗?说!第一次被人操屁眼是什么时候?」

  小路在小穴快感的刺激下,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机械般地对彦文是有问必答:「高中……的时候……」

  彦文一巴掌拍在小路屁股上,说:「高中就被人操屁眼了?是不是高中就让人开苞了?怎么这么紧的B 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平常很少操你?」

  小路被操干得全身发软,再次瘫在了按摩床上,有气无力的说:「不是……啊啊……高中……不敢……让人……操小穴……怕被……家里人……发现啊……」
  彦文抽出肉棒,把小路翻过身来,把小路的双腿扛到肩上,又是整根肉棒狠狠的插入小穴中,说:「那为什么让人操屁眼?怎么给人操的?」

  小路微闭双眼,双手捉着彦文撑在床上的手臂,双腿无力的在空中晃着,呻吟着说:「啊啊啊……是我以前……男朋友……一直想操……小穴……我不让……他就要……操我屁眼……啊啊……忘了……怎么……给他操……了……啊啊……好胀啊……要干死了……小路……要死了……好舒服……」

  彦文彷佛要一点一点的挖掘出小路的过去,放慢了速度,说:「不记得我就慢慢干你,快点说!」

  小路随着彦文放慢的速度,受到强烈刺激的小穴彷佛得到了休息,喘息着回答:「高三……的时候……休息……没回家……在宿舍里……被他……摸得……好热……然后……就让他……给操了……屁眼了……」

  什么?原来那次在画室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学校的时候已经让彦斌给干过屁眼了?彦文抽插的速度又开始慢慢的加快了,说:「那让他操了几次?」
  小路再一次慢慢感受到小穴中的快感,彷佛知道说得越多眼前的男人就会越用力,很配合的回答着:「三次啊……一次……在宿舍……一次……在画室……一次……在我家……给我吧……好教练……」

  原来我看到的画室里的只是其中的一次,还有一次是在家里,看来幸好小路和那个彦斌分得早,不然估计现在小路早已是他们两兄弟的玩物了。

  但是,现在小路还是没有逃过被彦文玩弄的结果。

  彷佛知道我的疑问一般,彦文接着问:「在你家里怎么操你的?」

  小路的快感已经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丝毫迟疑的说:「我爸妈……出去了……他说要来……一进家门……就把我……脱光了……然后……从客厅……一直操我……进房间……操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嗯嗯……就这些了……给我吧……好教练……求求你……用力……操我……小穴……」
  彦文看来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再次加快速度,犹如永动机一般在小穴里抽插着,双手攀上了小路的大奶,不停的揉搓着,继续问着:「那你说,是操小穴舒服,还是屁眼舒服?谁操你舒服?」

  小路的呻吟声更加高亢了:「操小穴……舒服……早知道……这么舒服……以前就……让他操了……现在……教练你……操得……舒服……好烫……好硬啊……你插得……好里面……受不了了……」

  彦文俯下身子,亲吻着小路的脖子,说:「小路,你睁开眼睛,看一下我是谁?你不记得我了吗?」

  说完,彦文便直起身子,速度再一次加快,更加用力的向前冲刺着,彷佛要把小路的小穴插穿。

  小路睁开双眼,凝视着眼前操弄着她的男人,好一阵子,小路惊呼了起来:「你是……彦斌的……哥哥……彦文……」

  彦文笑着说:「恭喜你,答对了,奖励是我会让你今天很爽的。」

  话音刚落,彦文便吻上了小路的樱唇,下身的速度又逐渐放缓了下来,小路并未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便被袭击,双唇不由自主的分开,和彦文激烈的口舌交战着。

  激吻中,小路更是很自然的便双手搂着彦文的脖子,两人如同情侣一般紧紧拥在一起,而彦文的肉棒仍然是在小路的小穴中不急不缓的抽插着。

  紧接着,彦文放下小路的双腿,一手搂着小路的蛮腰,一手托着小路的翘臀,把小路整个人抱了起来,小路整个人身子腾空,双腿更是不由自主的紧紧缠在彦文的腰上,生怕会掉下去。

  彦文放开小路的樱唇,双手捧着小路的翘臀,不断地抬起放下,同时走动到落地镜前,背对着落地镜不停的操干着小路,边动边说:「小路,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的表情,是不是很淫荡很骚啊?」

  这姿势让彦文的肉棒直直的插在小路的小穴最深处,刺激得小路是早已是娇喘连连,呻吟不断,迷蒙的双眼看着镜中自己的表情,脸色一片绯红,娇媚的声音更加诱人:「嗯嗯……不要在这……好害羞……小路……好骚啊……小路是……骚货……最喜欢……大鸡巴……操小穴……」

  彦文也是一脸享受得不行的表情,笑着说:「还害羞咧,比刚夹得还紧,是不是这样操你更刺激啊?看你这骚货,这么容易就湿了,早知道我还能省点钱不用买那兴奋剂。」

  小路螓首后仰,两个大奶也从刚刚两人紧抱在一起被压挤变形,恢复到完美的挺翘,在彦文的面前不停的跳动着,彦文张开口便含住了小路的乳头,小路更是刺激得高声呻吟:「啊啊……这样……更刺激……啊……你这坏人……又下药……彦斌……也是这样……你们……两兄弟……都好坏……一个……操我屁眼……一个……干我……小穴……但都……好舒服啊……」

  什么?难道彦斌当初干小路的屁眼的时候,也是下药的?那按道理来说,下了药小路会变得迷糊,为什么彦斌不直接干她的小穴呢?彦文把小路放到地上,让小路双手撑着落地镜,从背后又再干进了小路的小穴里,同时把小路整个人挤到镜子前面,上半身就这样贴在了镜子上,说:「哈哈,彦斌那小子太胆小了,都下了药还不敢操你小穴。要是我就天天喂你药,喂到你爽上瘾了,那就不用下药你也会摇着屁股来求我们操你。」

  小路彷佛受到镜子冰凉触感的刺激,声音高亢而骚浪:「啊啊……不然……你怎么……是他哥呢……今天你……不就……喂了药……操我……小穴了……吗……好爽……小路的……大奶……好冰啊……小穴……好热啊……说不上来……感觉好怪……啊啊……不要停……操我啊……」

  这时候,小路放在一旁小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彦文拉着小路的手一边操干着小路一边朝小桌走去,说:「看看是谁的电话,赶紧接吧。」

  小路走到桌子前面,一看,是我打来的电话,彷佛一下清醒了不少,说:「好哥哥……停一下……我老公的……电话……不能让……他听出来……」
  彦文把一旁的瑜珈垫拉了过来,抱着小路躺到了地上,让小路坐在他身上,两人结合的部位却一直没有分开过,彦文笑着说:「赶紧接吧,你不接我可要帮你接咯。」

  小路刚接通电话,彦文便掐着小路的细腰,开始挺动着自己的下身,继续操弄着小路的小穴,小路也受这一下刺激,整个人趴在了彦文的身上,而这时,电话已经接通了。

  彦文的挺动更加快了,彷佛要让小路在电话里忍不住的呻吟出来,小路咬着嘴唇,忍耐着快感,说:「不用了……你回家休息吧……我这差不多就下课了……一会小玲会送我回去的……一会结束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这就是我之前给小路打电话的场景,果然小路真如神秘人所说,是在压抑着声音,不想让我听到她在享受着和别人做爱的快感。

  小路挂掉电话之后,在彦文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娇媚的说:「你这坏人……差点就……忍不住了……好深啊……小路……好舒服啊……小穴……好烫……」
  彦文扶起小路的身子,笑着说:「让他知道也没关系挖,这也是在运动么不是?」

  小路双手撑着彦文的胸口,开始在他身上抛动着自己的屁股,彦文的双手也开始把玩着小路的大奶,两个浑圆的乳球,在他手上不断的变换着形状,白嫩的乳肉上不时印上泛红的指印。

  很快,小路双手便按着彦文的手,和彦文一起玩弄着自己的大奶,下身抛动的频率也更快了,口中的呻吟也愈发的娇嗲:「啊啊……是啊……是在……做运动……这运动……好舒服啊……小路……快要到了……好哥哥……好老公……射给我吧……我受不了了……给我……」

  彦文双腿绷直,嘴里低声吼着:「你这骚货,真TM会扭,老子全射你小穴里,哈哈。等彦斌来X 市的时候,两兄弟一起好好操你,好不好?」

  小路的蛮腰如同水蛇一般扭动着,散乱的长发,绯红的双颊,细密的汗水,无一不在迎接着高潮的到来,小路的呻吟声越来越高:「啊啊……好啊……一起来……都来……操小路……啊……要到了……小路……要到了……好烫啊……全射进来了……好多……啊啊……」

  随着最后高亢的声音,彦文双手也紧紧掐着小路的蛮腰,向上挺动着下身,可以想象到,又是一股股浓精在小路的小穴中喷涌而出。

  小路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彦文的身上,高潮的余韵让小路显得娇柔无力,两人的下体仍然结合在一起,彦文双手揉搓着小路的翘臀,说:「怎样啊小骚货?爽不爽?」

  小路无力的「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彦文接着说:「不用担心哦,你男朋友找不着我的,我明天就不在这上班了。」
  小路无力的撑起身子,说:「谁担心你了?我要回去了,我男朋友会担心我的。」

  彦文扶着小路的身子坐到一旁,自己站了起来,肉棒仍然是微硬的状态,直挺挺的在小路的眼前抖动着,用命令的口吻说:「帮我舔干净。」

  小路转过头,说:「别想了!我要走了。」

  彦文笑着说:「你不舔也可以,我现在去开门,你觉得你这样子让外面做健身的那帮大老爷们儿看见了,会是怎样的后果?」

  小路恶狠狠的瞪了彦文一眼,说:「你要敢开门,我就告你迷奸我。」
  彦文笑得更开心了,说:「你去说啊,我跟大家说是你主动舔我的鸡巴的,主动要我干你的,先不管是不是事实,大家会怎样看你啊?好像你还有朋友跟你一块来的吧?她们会怎样看你啊?」

  小路愣了一下,彦文便扶着小路的头,把龟头挤进了小路微张的嘴里,小路闭上眼睛,彷佛认命般的给彦文舔起了肉棒,清理着上面那混杂着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

  彦文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看,这不就挺好的吗?彦斌下个月也会来X 市找我玩,到时候我再喊你出来哈。」

  小路吐出了嘴里的肉棒,说:「我不会出来的。」

  彦文蹲下来,凝视着小路的双眼,说:「我肯定,你一定会出来的。哈哈。」
  小路看着彦文的表情,愣在了那里,彦文穿上了衣服,说:「快点穿衣服出去吧,不然你的朋友等急了估计就该喊你男朋友来找你了。」

  小路不发一语穿好了衣服,走出了私教室,只听见她和小玲说:「小玲,我先去洗澡了,你在外面等我就行了。我很累,想回家里休息了。」

  小路的声音渐行渐远,应该是去了淋浴室了,而彦文朝着摄像头的位置,说:「太子,这段视频满意吧?这次你给我的目标真爽,小路我可是想上了很久了,哈哈。我的分红可别忘了,之前的几个女生应该给你赚了不少了吧。」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我看着在床上躺着的小路,心里一阵酸楚,神秘人的话也再一次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

  难道小路真的是想去享受被不同的男人享用身体的快感吗?难道真的是我妨碍了她吗?

[ 本帖最后由 vampire518 于  编辑 ]
上一篇:【很淫很堕落】13作者aegis89下一篇:【初恋女友小雪】